◈ 冷艷女總裁的近身保鏢第6章 葉天,救我在線免費閱讀

冷艷女總裁的近身保鏢第7章 不是吧?在線免費閱讀

葉天睜開眼,吐出了一口濁氣。

哪怕修鍊了一整晚。

他竟然都沒有感覺到一丁點的疲憊,反而精力充沛。

他看向手機,發現是慕容凰打來的。

葉天接通了電話。

「葉天!昨天晚上我走了以後,你到底做了什麼!」

慕容凰的聲音劈頭蓋臉的傳來。

「我什麼也沒幹啊。」

葉天淡淡的回答道。

「葉天!我真是沒想到,你竟然是這麼敢做不敢當的人!」

慕容凰的聲音十分冰冷,「昨天那幾個服務生全都已經招了!就是你挑唆的!」

「曲穎不過就是昨天對你說話重了一點,沒有那麼客氣。」

「你怎麼這麼狠心,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我是在保護你。」

葉天心平氣和的回答道。

「保護?你竟然說這是保護?」

電話那頭的慕容凰臉色難看到極點,「你知道曲家有多生氣嗎?你知道曲家將這一切全都算在了我慕容集團的頭上!」

「我真是要多謝你!我多謝你的保護!」

「葉天,從今以後,我不想再見到你!」

話音未落,嘟嘟嘟的聲音已經響起。

慕容凰直接掛斷了電話。

葉天拿着手機,臉色也是無比難看。

如果不是昨天晚上他發現了酒有問題。

今天上新聞的人,就會是她!

他無聲的保護了慕容凰。

可到頭來。

反而又變成了他的不是!

他打開手機,搜索了起來。

果然。

最上面的幾條熱搜,全都是有關於昨夜的事情。

「呵……」

葉天發出了一聲冷笑,「好心當成驢肝肺,真是幫錯了人啊。」

他將手機丟在了一邊,想要重新吐納氣息。

可是這一次。

葉天因為有心事,幾次吐納的時候出現了紕漏。

「媽的!」

葉天大罵了一句,這才感覺心情好受一點。

他重新拿回手機,猶豫再三,終究還是給慕容凰撥通了電話。

電話響了一會才被接起。

「葉天!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慕容凰疲憊無比的聲音傳來。

「有點事需要跟你談一下。」

葉天開口。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終於是傳來了聲音,「行,你來集團大廈吧。」

葉天掛斷電話。

他也不是非要去見慕容凰不可。

只不過他覺得有些事情需要說開。

他畢竟從慕容凰那裡得到了五十萬。

這筆錢需要給老媽做手術,還是還不回去了,他打算給慕容凰打一個欠條。

然後。

他還想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完整的跟慕容凰說一下。

至於慕容凰到底要不要相信,那就跟他無關了。

他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再一次離開了出租屋。

另一邊。

慕容集團大廈。

慕容凰忙的焦頭爛額。

此時她的心中無比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帶着葉天去見曲穎。

如今的慕容集團當真稱得上是風雨飄搖。

就在這時。

有人直接就推開了總裁辦公室的門。

「我不是說了嗎,沒有特別重要的事不要過來,你……」

慕容凰正在說著話。

可是當她看到了來者的臉之後,頓時愣在了原地。

進來的人是一個年輕人。

一身昂貴高定,奢華無比。

僅僅腕錶的價格,更是普通人一輩子都賺不到的錢!

「慕容總裁,我不算是重要的事,但我應該算是重要的人吧。」

年輕人十分油膩的笑着。

「於總,你來幹什麼?」

來者名叫於耀輝。

同樣是蘇杭一大集團的總裁。

於耀輝追了慕容凰很長時間,哪怕一次次失敗,卻仍舊鍥而不捨。

「慕容總裁,慕容集團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

於耀輝朝着慕容凰走來,「我也聽說你這段時間求了很多人,但是你怎麼就不來找我呢?」

「只要你開口,我肯定會幫你的啊。」

他說著話,更是十分逾越的伸出手,想要去摸慕容凰的臉。

慕容凰拍開了於耀輝的手,臉色冷若寒霜,「於總,請你自重。」

「還有,我慕容集團馬上就要度過難關,不需要他人幫助。」

「馬上?」

於耀輝咧嘴一笑,「慕容凰,你覺得,我是從誰那裡得到的消息?你再覺得,又是誰讓我進來的?」

慕容凰臉色微變。

集團內部出了叛徒!

有人將集團內部情報給了於耀輝,更是將於耀輝給放了進來!

於耀輝步步緊逼,「慕容凰,你說你反正跟誰睡都是睡,為什麼不跟着我呢?」

「難道我還比不上一個臭當兵的?」

「滾開!」

慕容凰還在強裝鎮定,「你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

「你叫啊。」

於耀輝的臉上帶着冷笑之色,「你覺得會有人來救你嗎?

「慕容凰,你就從了我吧,到時候咱們兩家合併,這蘇杭,還有幾個人是咱們的對手?」

啪!

慕容凰一耳光就打在了於耀輝的臉上。

於耀輝摸了摸臉,反手就打了回去,「臭婊子!給臉不要臉!」

「今天,老子必須要睡了你!」

他伸手一拉,直接就將慕容凰給拉到了面前。

他左臂死死的箍着慕容凰的脖子,手更是用力的捏開了慕容凰的嘴。

另一隻手,則是從兜里掏出來了一小包粉末。

不顧慕容凰的掙扎,他直接就將那粉末倒進了慕容凰的嘴裏。

「慕容凰,這可是我花了大價錢買回來的。」

於耀輝冷笑的看着慕容凰,「我看看你這個**的小婊子,還能裝到什麼時候!」

他鬆開了慕容凰。

任由慕容凰癱坐在地上。

「一會,你就會像狗一樣的爬過來,求我干你。」

於耀輝笑眯眯的說著話,慢條斯理的又掏出來了一個小型攝像機,「看到了嗎?這玩意,會把咱倆的好事全都記錄下來。」

「你要是不想要整個蘇杭的人都見到你慕容凰在床上的浪樣,就乖乖聽我的話,知道嗎?」

慕容凰嬌軀顫抖着。

她努力的想要將剛剛被迫吃下的東西全都吐出來。

但是那些早就已經融化,並且開始被身體吸收。

還不到三十秒。

她就已經感覺身體發燙,意識都有些不清楚了。

「葉天……」

迷茫之際,慕容凰無意識的呢喃了起來。

「葉天……」

「救我……」

可能慕容凰自己都不知道。

在她意亂情迷的時候,所喊出的名字……

竟然是葉天!

叮鈴鈴~

慕容凰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可於耀輝卻看都不看那手機一眼。

他還憤怒於慕容凰竟然還在喊別的男人名字這件事上!

「臭婊子!葉天是誰!」

於耀輝抓着慕容凰的頭髮,強行將慕容凰給抓了起來,「他媽的你竟然在喊別的男人的名字!」

「說!葉天到底是誰!」

慕容凰也被手機鈴聲給喚回了些許的意識。

她眼中充滿了渴望,想要接通這個電話。

她知道。

或許,這是唯一一次能夠救自己脫離這個地獄的機會!

她努力的伸着手,想要去拿桌上的手機。

「媽的臭婊子!」

於耀輝憤怒的一把抓住了慕容凰的手機,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手機頓時被摔得粉碎。

那原本悅耳的手機鈴聲也消失無蹤。

慕容凰的手僵在半空中。

她的眼中已經滿是絕望之色。

而於耀輝的臉色則是已經難看到了極點。

他狠狠的將慕容凰給摔在了地上,接着就開始解起了自己的褲腰帶來。

「臭婊子,我讓你叫別的男人的名字!」

「你看老子今天不**的!」

「老子不光要干你,還要讓全蘇杭的人都見識見識,慕容集團的總裁,就是一條人盡可夫的母狗!」

慕容凰則是強撐着最後一抹意識。

趁着於耀輝脫褲子的時候,努力的向門口爬去。

但是她剛剛爬出不到兩米,就被於耀輝拽着腳踝,重新拖了回來。

「想跑?」

於耀輝冷笑的看着慕容凰,「你跑得掉嗎?今天,誰都……」

他正在說著話。

忽然哐當一聲。

辦公室的大門被一股大力踹開。

葉天黑着臉走了進來,「慕容凰!你什麼意思?打電話不接,那你讓我過來干什……」

葉天的話說到一半便戛然而止。

他眨了眨眼。

看着慕容凰和於耀輝,隨即發出了一聲冷笑,「玩的有夠花啊,難怪不接我的電話。」

慕容凰見到葉天,眼中則是綻放出來了璀璨的亮光。

「葉天……救我……」

慕容凰受到那特效藥的影響,聲音都變得嬌媚許多,百轉千回。

葉天這才反應過來。

他看着於耀輝,還沒來得及說話,於耀輝卻已經冷漠的說道:「你他媽就是葉天?」

剛才因為慕容凰叫出葉天的名字,他就已經十分憤怒了。

想不到這個叫葉天的傢伙竟然找過來了!

葉天卻懶得搭理於耀輝。

他徑直向前走去。

抓着慕容凰柔弱無骨的身體,將她給攙扶了起來。

「葉天……我好難受……救我……」

慕容凰此時已經到了失去意識的邊緣。

她難受的扭動着身體,呼出的熱氣不斷打在葉天的臉上。

又被下藥了!

葉天發出了一聲輕嘆。

有時候長得美果真也是一種苦惱。

會被各式各樣的男人惦記。

「我先帶你出去。」

葉天說著話,直接將慕容凰攔腰抱起。

「你他媽要幹什麼!」

於耀輝追了上來,揮舞着拳頭就要去打葉天。

葉天抬腿便是一腳。

嘭!

這一腳。

正踹在了於耀輝的命根子處。

於耀輝發出了一聲殺豬般的慘叫,身體倒飛而出。

他跪在地上,雙手捂着襠,劇烈的痛楚,讓他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他鼻涕眼淚一大把,口中還在不斷的哀嚎着。

葉天則是嫌惡的瞥了一眼於耀輝,「一個男人,要是管不住自己下邊那玩意,那還是趁早切了的好。」

「實在不行你就去叫雞,給姑娘下藥算什麼本事?」

「你他媽……站住……」

於耀輝還在艱難的嘶吼着。

可葉天卻已經直接抱着慕容凰,向外面走去。

門外已經聚集了許多慕容集團的保安。

他們正準備擒下這個擅闖集團大廈的入侵者,隨後就見到葉天抱着集團總裁慕容凰走了出來。

「讓開……都讓開……」

慕容凰艱難的開口。

那些保安也不敢阻攔,讓開了一條過道,讓葉天抱着慕容凰離開。

葉天乘坐電梯來到了一樓。

此時慕容凰身上的葯勁已經徹底爆發。

她一隻手摟着葉天的脖子,另一隻手則不斷在葉天的身上摸索着。

「別亂動!」

葉天也是滿頭黑線。

大庭廣眾的,慕容凰也不知道克制一下。

好不容易將慕容凰給放進了車裡。

葉天也坐進了駕駛位。

他正準備將慕容凰給送到一個酒店。

慕容凰卻直接撲了過來。

「又來?」

葉天的聲音響起。

可慕容凰卻完全不給葉天回應。

她的兩隻小手,正在胡亂的撕扯着葉天的衣服。

「事先說好……」

葉天一邊嘗試按住慕容凰,一邊快速的開口,「等你葯勁下去了……別再說是我……對你下的手……」

兩分鐘之後。

那輛停在路邊的豪車,開始有頻率的搖晃了起來。

咯吱咯吱……

咯吱咯吱……

……

「葉天!!」

慍怒且羞恥的聲音在葉天的耳邊炸響。

還沒睜眼,葉天的眉頭已經皺了起來。

果然!

他就知道。

這個女人,提上褲子就不認人!

他睜開眼,映入眼帘的,果然是羞憤無比的那張絕美俏臉。

「又幹嘛?」

葉天早就已經習慣了。

他伸展了一下腰肢,手撐着臉,側身看着慕容凰。

「慕容總裁,這次你又要說什麼?」

葉天直接開口,將慕容凰的話給堵在了嘴邊,「說我乘人之危?還是說我沒有良心?」

「這幾次,哪次不是你先主動的?」

「又哪次如果不是因為我,你就被別人給得手了?」

「慕容總裁,我知道你是場面人物,要面子,但是你也不能把我當傻子啊。」

慕容凰臉色不斷變化。

雖然她的心中還是羞惱無比,卻也知道,葉天說的都是實話。

除了第一次有些陰差陽錯之外。

剩下的兩次,如果不是葉天及時出現,恐怕她已經淪為了他人的玩物。

「謝……謝謝你……」

慕容凰低下了頭。

向來高傲的她,這一次誠心向葉天道謝。

「謝就不必了。」

葉天大度的擺了擺手。

「只要那五十萬,你讓我晚點還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