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艷女總裁的近身保鏢第2章 就你這個檔次在線免費閱讀

冷艷女總裁的近身保鏢第3章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在線免費閱讀

葉天這才反應過來。

這相親是還在病床上的老媽求了很久王姨才求來的機會。

掛斷了電話,葉天直接嘆了一口氣。

他的病情,怎麼和老媽說還沒有想好。

但是老媽如今病重,不能惹她生氣,所以這相親,怎麼也得走個過場。

胡亂穿了個衣服,就打了個車前往湖畔餐廳。

來到了湖畔餐廳的時候,葉天的相親對象還沒來。

葉天剛一坐下,就看見了遠處有兩個人影走入到了湖畔餐廳的vip包廂。

葉天的目光收縮。

女人正是慕容凰,男人則是西裝革履,手捧着一束玫瑰花,英俊瀟洒的在慕容凰旁邊談笑風生。

葉天的眼睛一下子就暗淡了下來。

心裏面有種莫名的情緒在作祟。

果不其然。

找自己只是為了解決危機,看自己不答應,慕容凰果然就換人了。

豪門總裁,怎麼可能有感情?

和自己只是逢場作戲罷了。

正在葉天浮想聯翩的時候,他的相親對象也終於來了。

「葉天,原來是你?」

看見來人模樣,葉天也是直接一愣。

來人名為李夢蝶,在高中時期還瘋狂追求過葉天一段時間。

只不過葉天那時候並沒有同意罷了。

多年過去,李夢蝶身上多了幾分風塵氣。

看着葉天,李夢蝶直接就笑了起來:「老同學,我聽王姨說,你這幾年混的可不怎麼好啊。」

葉天點了點頭,然後看着李夢蝶說道:「嗯,我這……」

葉天的話還沒說完,李夢蝶直接就打斷了葉天的話。

「老同學,你不用多說了,當年是我糊塗,現在的我怎麼能看上你呢?」

「你一沒學歷,二沒有工作的,想要和我在一起,不是太搞笑了么?」

「我真不知道來相親的是你,如果知道是你,我今天來都不會來。」

「說實在的,就你這個檔次的,平時連加我微信的資格都沒有……」

葉天看着李夢蝶,這一雙還算能看的風塵臉上帶着趾高氣昂。

……

vip至尊廳之內。

飯已經吃的差不多了。

王少油頭粉面的看向了慕容凰,拿着手裡的玫瑰花對着慕容凰說道。

「小凰,只要你答應我,咱們兩個訂婚,那些謠言肯定就不攻自破了。」

「我對你的心,你是知道的,有我們王家一句話,慕容家在蘇杭就能起死回生。」

聽着王少的話,慕容凰不知道為何,竟然感覺到了一股說不出來的厭惡感。

腦袋裏面,莫名的想起來了葉天。

慕容凰眼神向外看去。

湖畔餐廳沿湖而建,vip廳的落地窗正好可以看見外面的普通餐台。

慕容凰正好就看見了葉天和李夢蝶。

慕容凰心中忽然湧出異樣。

下意識的拿起來了手機。

之前獲取葉天資料的時候,慕容凰就已經存下來了葉天的手機號。

手指在屏幕上面噼里啪啦,直接就發出來了消息出去。

「我是慕容凰,你在幹什麼呢?」

接到消息的葉天看着手機,只覺得諷刺。

那個女人,和別人在約會,還給自己發消息。

拿自己當什麼?

消遣?娛樂?玩物?

所以葉天冰冷的直接回了兩個字:「相親。」

回完消息,葉天剛把手機放在桌子上。

就聽見了李夢蝶大聲的對着自己說道:「葉天,你知道不知道能和我相親,已經是你祖墳冒煙了?你居然還敢當著我的面玩兒手機?」

「就你這樣的垃圾,怎麼可能會有人喜歡?」

葉天看着李夢蝶,直接就玩味的笑了一下。

當年李夢蝶可是追求了自己整整三年,無比卑微。

如今對自己這個態度,可能也是給當年的她報仇。

葉天自然沒有生氣,「既然如此,那咱們就不如算……」

話還沒說完,葉天就看見了有個男人快步走到了李夢蝶的身旁,手直接摸在了她的後背上:「夢蝶,怎麼還在這兒坐着?那邊馬上就要開始了。」

這男人一轉過頭,看見了葉天,眼睛直接愣住了:「你是……葉天?」

男人轉過臉之後,葉天也認出來了這人;「周奇,好久不見啊。」

周奇和李夢蝶一樣,都是葉天當年的同學。

「什麼周奇,你現在要叫人家周總!都已經到了社會上怎麼一點眼力都沒有,還不好好和周總說說話,回頭讓周總給你找個好工作!」

李夢蝶對着葉天翻白眼說道。

葉天看着兩人都要貼在一起了,一眼就知道兩個人的關係肯定不簡單。

有些玩味的說道:「李夢蝶,你和周奇的關係應該不一般,怎麼還過來和我相親?」

聽見葉天的話,李夢蝶不但沒有羞愧,反而趾高氣昂的看向葉天說道。

「我要是和周總沒關係,我會和你這個土包子相親?也不撒尿照照自己!」

看着葉天,李夢蝶直接實話實說:「也就是我和周總有了孩子,不然你這個癩蛤蟆還想和我坐一桌吃飯?」

「哦?」葉天看向了李夢蝶有些皺眉,沒有想到她居然這麼不知廉恥。

一旁的周奇則是拍了拍葉天的肩膀:「只要你和夢蝶結婚,你的工作我就安排了,房子我也給你安排個大三室的,回頭我過去住的時候也方便……」

葉天沒有想到,這麼多年不見。

曾經的同學,竟然也能變得這麼無恥。

尤其是那李夢蝶還在喋喋不休的說著:「我和你在一起,你不能上我房間裏面,不過你要是給我服侍的好,我可能讓你和我一起洗個澡……」

一旁的周奇直接說道:「那我也得在現場哦。」

李夢蝶一副施捨葉天的語氣:「房子周總會安排,到時候你們家就出五十萬彩禮就行了。」

葉天聽見這話,直接就笑了起來。

要自己直接戴綠帽子,還要出五十萬彩禮。

這李夢蝶真是自信啊……

李夢蝶的表情直接難看了起來:「你就笑什麼?」

「五十萬,娶你這個破鞋?你鑲金邊了?」葉天直接翻了個白眼,對着李夢蝶說道。

「葉天!你怎麼說話呢!」周奇拍着桌子說道。

尤其是李夢蝶,更是咬着牙齒說道:「你知道不知道,周總現在是慕容集團的地區經理?只要一句話,就能給你一個體面的工作?不知好歹的東西。」

葉天一咧嘴,腦袋裏面浮現了昨夜和慕容凰的一夜旖旎……

周奇還以為葉天心動了呢,直接板著臉說道:「葉天,你給夢蝶端茶道個歉,這事兒就過去了,回頭我給你找個好工作,你這輩子也就吃穿不愁了。」

葉天冷笑了一聲:「很抱歉,我不需要你給我找什麼好工作,這飯你們吃吧,和你們兩個坐在一起,我都覺得噁心。」

說完話。

葉天直接轉身離開。

剛才喝了一肚子飲料,葉天直接走向了衛生間。

剛從衛生間出來準備回家,葉天就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慕容凰站在洗手台的前面,正在洗着臉。

葉天整個人直接愣住了。

慕容凰今天穿着一身黑色長裙,顯得雍容華貴,只不過臉色通紅,就連意識也有些迷離。

葉天的第一反應就是慕容凰喝多了。

不過轉眼他就苦笑了一下。

慕容凰早上和他求婚,下午就能和另外一個男人喝的爛醉……

喝多了和他葉天又有什麼關係?

搖了搖頭,就要轉身離開。

而慕容凰也是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意識迷亂的搖了搖頭。

她已經察覺出來了王少給她的那杯酒不太對勁。

所以她沒有在包廂裏面的衛生間內洗臉……

而是出來,就是想要偷偷溜走。

但是她沒有想到,這酒竟然這麼烈!

現在她全身酥軟,走路都有些走不直了。

剛睜開眼睛,就看見了葉天擦着自己身邊過去。

慕容凰心中莫名的有些發酸。

這個男人拿走了自己第一次。

現在看見自己醉成這樣都不關心。

但是這時候,她已經沒有人能夠指望了。

只能咬着牙說道:「葉天……」

葉天沒有想到慕容凰竟然會叫自己。

停下腳步,葉天抬起頭看向了慕容凰。

「送……送我回家……」慕容凰的酒勁逐漸發作,整個意識都逐漸迷亂了起來。

不過葉天則是皺着眉頭,站在原地沒有動。

這個女人在搞什麼東西?和別的男人約會,然後讓自己送她回家?

看見葉天遲疑,慕容凰心中更加急迫了起來。

如果再不離開這裡,她今晚很有可能被王少帶走。

那她慕容凰就成了什麼人了?

想到這兒,慕容凰從自己的包裏面直接拿出來了一沓錢,然後遞給了葉天,「帶我走……」

葉天的表情一下子就無比寒冷了起來。

目光犀利的看向了慕容凰,拳頭直接攥緊。

這一沓錢無比的諷刺。

讓葉天的心臟都有些抽搐。

「難道在她慕容凰的眼睛裏,我是個鴨子么?」葉天眼睛裏都是怒火。

想要轉身離開,但是看見慕容凰這樣,又有些皺眉。

「求你……帶我回家……」慕容凰說話都已經說不利索了,酒勁兒徹底上來了。

葉天嘆了一口氣,向前一步,只好攙着她,朝着外面走去。

幸好葉天還認識慕容凰的車。

從慕容凰的包包裏面翻出來鑰匙,將慕容凰放在了副駕駛上,葉天啟動了引擎。

剛要開車,慕容凰的手機直接就響了起來。

來電顯示的王少兩個字,讓葉天眉頭一緊。

鬼使神差的,葉天直接劃開了電話接通鍵。

王少讓人噁心公鴨嗓從電話裏面傳來:「慕容凰,你去哪兒了?」

「我告訴你,只有我能救你們慕容家,你要是不回來,你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眼見電話中沒聲音回應,王少的語氣帶着歇斯底里:「慕容凰,我告訴你,今天你就是回來也得回來,不回來也得回來……」

葉天聽見這話,實在是有些忍不住了,開口怒罵道:「傻逼!」

「你是誰?你為什麼拿着慕容凰的電話?」王少質問說道。

葉天沒搭理他,直接就掛斷了電話。

然後一腳油門踩下,直接就回到了慕容凰的家。

畢竟早上的時候剛剛從這裡走,葉天也算得上是輕車熟路。

剛一進門,慕容凰整個人就已經癱軟在了地上。

本來想要離開的葉天搖了搖頭,將慕容凰的身子攔腰抱起,然後又放到了床上。

此時此刻。

慕容凰的皮膚好像都變成了粉紅色,竟然一把拉住了葉天。

葉天一下子就明白。

慕容凰喝的酒絕對有問題,否則慕容凰絕對不會這樣。

葉天掙脫慕容凰的手掌,剛想要離開。

就看見了慕容凰直接就又抓了過來。

「是你……葉天……」

然後嘴巴就直接貼在了葉天的嘴巴上。

葉天也直接被點燃了心裏面的火焰。

隨後兩個人直接翻滾在了一起……

一時間,滿屋旖旎,喘息聲四起。

第二天一大早,葉天還沒睜開眼睛,就被一個巴掌直接打醒。

睜開眼睛,就看見了慕容凰一臉怒氣的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