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絕世魔帝香餑餑小說 第八章:秦宇的突破_安微小說
◈ 第七章:天魔冢!

第八章:秦宇的突破

「好了,現在我宣布秦家能夠進入天武學院的名額是秦月,秦宇,秦寒!」張懸大聲宣佈道。、

「秦月,秦月……」

人群中傳來一陣歡呼聲。今天測試的主角無疑便是秦月,不僅創造了陵陽城千百年的記錄:一拳將測力碑轟碎!

更是當場揭穿秦宏一家,大出風頭!

秦寒臉上露出一絲欣喜,畢竟他是這次秦家測試的最後一名,但是卻因為秦月,他獲得了去天武學院的資格,而且他本是秦家外族,一路走到現在也不容易,此時進入天武學院以後肯定水漲船高,秦家也不會虧待他。他內心由衷地感謝秦月。

而秦宇臉上卻是露出一絲陰然,本來以為自己是秦家第一天才,今天他會大出風頭,卻沒想到被秦月奪去了!

張懸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迅速來到秦月身邊,笑着說道:「現在可以了吧,進入天武學院後一定要加入我的門下。」

秦月皺皺眉,看着前面這個一臉猥瑣的老頭,無奈道:「好好好,你說是,那就是。」

張懸頓時眉開眼笑,自己在天武學院中一直是墊底的教師,所以才會被派到陵陽城這種偏遠地區,卻沒想到這次卻撿到寶了,相信自己回去後一定會大出風采!

很快,秦風帶着秦家三名弟子退出了廣場,張懸則是一直跟在秦月身後,問這問那的,秦風更是邀請張懸去秦家做客,張懸連忙答應,竟然就跟着離去。

「張老,張老!」突然,幾聲大喝響起。

張懸回頭,一臉不解,道:「幹什麼?」

只見陵陽城城主凌辰與幾個青年神色慌亂,急沖跑過來。

「張老,我們城主府好像……好像還沒測試吧」凌辰吞吞吐吐道。

正漸漸散去的人群才反應過來:對啊,現在才測試了葉家和秦家啊,還有城主府沒測試呢。

也怪剛才秦月的風頭太盛,導致他們都忘了這件事。

眾人現在想想,即便繼續測試下去也沒什麼看頭了,還有比剛才更勁爆的事情出現嗎?顯然不可能了。

於是大家頓了片刻又繼續散去。

張懸一臉不耐煩,吼道:「還測什麼測,測力碑都爛了還怎麼測。」

「那……那怎麼辦?」凌辰一臉不好意思,別看平時他們城主府的人在陵陽城高高在上,但是在天武學院眼裡一文不值!

「還能怎麼辦,你們家有幾個名額就把前幾名選出來,明天帶來秦府,我把資格證發給他們就完事了嗷。」張懸不耐道。

「好好好,張老慢走。」凌辰急忙拱手,舔着笑臉說道。

張懸臉上露出不滿之色,轉過頭去,看到秦月又立馬變成笑臉,笑嘻嘻的望着秦月。

「媽的,變臉大師!」秦月內心咒罵。

「對了,你現在什麼境界啊,難道已經到達武士了嗎?」張懸笑着臉問道。

「淬體境九重!」秦月喝道。

「那你怎麼能一拳把測力碑打破。」

「我天生神力!」

「好好好,我就喜歡天生神力的人!」

一路上,張懸都一直問着秦月,比如秦月喜歡用什麼兵器啊,秦月多久突破的淬體境九重,秦月從淬體境八重到九重用了多長時間,直問道秦月一陣頭大。

「滾!」最後,秦月只給張懸留下了一個字,便火速朝着秦家逃離。

「張老不必在意,月兒他生性頑劣,平時連我這個父親都不放在眼裡。」秦風急忙向著張懸賠不是,生怕張懸生氣了,取消秦家的名額。

然而秦風完全想錯了,只見張懸摸着鬍鬚,看着秦月逃離的背影,笑道:「有個性,我喜歡。」

秦風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而秦宇卻一臉陰森的盯着秦月的背影,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回到家後,秦月直接來到了自己的房間,將房門緊閉,深怕張懸那個糟老頭進來。

秦月盤坐而下,嘀咕道:「不滅鍛體決也不知道能否繼續修鍊下去,這本是魔族的煉體功法,而這一世我卻是人族之軀,繼續煉下去會不會有什麼意外?若是沒有意外的話,上一世我修鍊到頂峰,成就了不滅魔體!這一世修鍊到頂峰又會是怎樣?」

思考片刻,秦月伸出右手,一道魔氣就在其指尖凝聚:「這股魔氣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隨着我一起重生而來?」

雙眼瞬間變為血紅色,秦月直接使用血瞳,緊緊盯着手上的那股魔氣。

「啊!」

突然,秦月感覺靈魂瞬間失守!向著一個地方墜落而去,他根本無法控制!

一剎那後,秦月張開雙眼,發現自己來到了一處神秘空間。

天上無數魔氣籠罩,周圍出現大量雕塑,每個雕塑都是一個個大魔!

每個大魔雕塑都是栩栩如生,秦月只是簡單望一眼就感覺到內心一陣驚異!

有的大魔背後長着一雙極其龐大的翅膀!

有的大魔有着一雙恐怖無比的血紅雙眼!

有的大魔手上拿着一把巨大無比的魔刀!

有的大魔四肢及嘴上都長着鋒利地獠牙!

在雕塑後方,更是一眼望不到邊!

而當秦月使用血瞳觀望遠方時,卻又看見一片混沌!他差點淪陷在裏面!

秦月神色震驚無比,卻又雙眼一亮,驚恐地說道:「這裡是天魔冢!」

天魔冢本來是魔族傳說中的地方,秦月也不知是真是假,只是在聖魔族一個古老的捲軸上見過對其的描述!

相傳魔族每個時代便會出現一個天魔,天魔會統一魔族四部,率領魔族鎮壓萬族!

天魔也是魔族最高境界!

回想上一世,魔族已經幾萬年沒有出現過能夠統一四部的天魔了!

而上一世的秦月,也就是無滅,被認為是能夠突破到天魔的最佳人選!

當時無滅已經到達了九階魔尊!成就不滅魔體!只差一步就能到達天魔境界!卻在天妖山一戰後陷入情網,道心被毀,停滯不前,後又被魔族各大長老以造化封魔陣鎮壓,打入輪迴台!

捲軸上記載每代的天魔最後會到魔族禁地中吸收無數魔氣衝擊那終極之境!突破天道禁制!

然而,每代天魔去到魔族禁地之後不久便會消失,可見都是被天道鎮壓,突破失敗了!

直到有一代天魔發現以往數代天魔衝擊失敗被天道滅殺之後,靈魂會飄到一個叫天魔冢的地方。

眼前這幾個大魔雕塑與魔族記載的數位天魔極其相似,瞬間便讓秦月想到了天魔域!

「為什麼這股魔氣會將我帶到天魔域來?」秦月一臉茫然。

忽然,秦月看向那有着一雙血紅雙眼的天魔雕塑,緩緩走了過去。

「這是血瞳的創始人,天魔『寰』!」秦月喃喃自語道。

秦月遲疑片刻,便將手伸了出去,撫摸着眼前這座雕塑。

突然,雕塑黑光大盛,秦月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飛了起來,直接飛到了雕塑的頭像前。

雕塑那巨大無比的血紅雙眼突然發出巨大紅光,直射入秦月的雙眼中!

「啊!」

秦月面色猙獰,一股劇痛從雙眼傳來,他痛地不停怒吼着。

終於,秦月的身子從天上掉落下來,重重地砸在地上。

秦月揉了揉眼睛,然後眼中爆射出一點星芒,震驚道:「這是完整的血瞳!原來上一世我繼承地是不完整的血瞳!」

秦月一臉震驚,上一世他是唯一一個繼承血瞳的魔族,他一直以為血瞳只有攝人心魄的功能,卻沒想到自己繼承的是殘缺的血瞳!

血瞳還有着其他很多功能!例如,血瞳可以看穿世間萬物的一切本質,還可以締造幻術!

秦月欣喜若狂,看向其他天魔雕塑,大笑道:「哈哈哈,看來這裡所有天魔的傳承都是我的了!」

秦月迫不及待地來到另一座天魔雕塑前,這具雕塑身後有着一隻巨大無比卻又鋒利異常的翅膀!

想着馬上就能擁有這雙翅膀,秦月急忙將雙手遞了上去。

然而,雕塑並沒有任何變化。

秦月愕然,將全身也貼了上去。

然而,雕塑沒有任何變化。

秦月愕然,又換個姿勢貼了上去。

半個時辰過去了,秦月嘗試了無數個姿勢,但是沒有一點用。

秦月都有點佩服自己了,竟然全身貼着一個雕塑擺了半個時辰的姿勢,有些姿勢是他上一世和月歆都沒有做過的。

「媽的,看來沒有用啊。我繼承血瞳難道是因為我本身就具備血瞳?」秦月累的氣喘吁吁,怒罵道。

秦月不信邪,繼續朝着第三個巨大天魔雕像走去。

這具雕像手上拿出一把巨大無比的魔刀。

「上古魔刀赤血!」秦月驚呼:「看來這就是天魔『嗜』了。」

然而,當秦月還沒走過去,走到雕像前面數十米處時,便被一股巨力震開!

秦月嘗試幾次後,依舊如此!

「有禁制!」秦月內心驚道:「看來應該是與境界有着關係。」

秦月思考片刻,目光看着那魔刀,露出渴望之情,卻又無可奈何。

「那就只有等境界提升了,再試試了。」秦月輕聲嘀咕道。

「該怎麼出去呢?」秦月微微皺眉:「既然是那股魔氣將我帶進來,那……」

他將右手伸出,手中緩緩升起一股魔氣。

秦月開啟血瞳,緊緊盯着那魔氣。

「轟!」

腦海中傳來一陣低沉的聲音,秦月瞬間感覺精神失守。

當他再次睜開雙眼時,就發現自己已經在房間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