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絕世魔帝香餑餑小說 第七章:天魔冢!_安微小說
◈ 第六章:逐出秦家!

第七章:天魔冢!

連張懸都說了服用爆體丹的人永世不得進入天武學院,他們還有什麼理由反對?

眾人都向秦澤投去了鄙視至極的目光,秦澤更是難以接受,直接昏了過去。

「好了,現在我們來說說秦陽的事。」秦月緩緩向著秦陽走去,面帶微笑。

全場寂靜!

秦月沉穩的腳步聲傳到每人的心中!眾人都是屏住呼吸!

看來今天秦月是不會放過秦宏一家了!他們都難以相信一個十六歲的少年怎麼會有如此天賦,如此心機和膽識!

似乎一切都在秦月的計劃中,怪不得秦月從一開始都是神情淡然。

「我沒有……我沒有服用爆體丹。」秦陽腳步不停後退,拚命揮着雙手,神色驚恐。

秦月的笑容猶如世間最恐怖的畫面一般,深深地烙印在他心靈深處,再也揮之不去。

秦月已經成了他的心魔,從此他在武道上的修鍊之路已經被一座巍巍大山擋住。

「我什麼時候說過你服用爆體丹了?」秦月輕輕一笑。

以他的眼力,一眼就看出來了,秦陽的確沒有服用爆體丹,秦陽的修為都是一步一步修鍊而來的。

「那你有什麼資格剔除陽兒!秦月,你休要欺人太甚!」秦宏滿臉通紅,據理力爭。

此時,秦澤基本可以說是廢了,秦陽是他最後的希望!

「二叔,你別激動,剔除他自然是有原因的。若是你強行爭辯的話,搞不好我一不小心把你也拖下水了。畢竟我這個人處理事情上不知道怎麼掌握力度,你看那測力碑就被我打壞了,所以二叔還是乖乖坐在上面比較好。」秦月淡淡開口。

眾人一個個不可思議地看向秦月,這可是**裸的威脅!

秦月的意思很明顯,你不要惹我生氣,若是不信的話就跟那測力碑一個下場!

秦宏張大嘴巴,剛要說出的一句話被他硬深深吞了回去。

他怕了,他真的怕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怕一個十六歲的少年,而且還是自己的侄子,但是他的內心告訴他不要繼續說了。

「張老,我問你,天武學院會不會收品行素質極其惡劣的學生。」秦月問道。

眾人一臉茫然,這是什麼意思?秦月的意思是說秦陽品行素質極差?但是差又能差到哪裡去,後天還有改正的機會。

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實力天賦才是最重要的!眾人不解。

張懸回道:「那要看有多差了,這沒有一個衡量標準。」

「我想問張老,也問問在場的眾人,如果一個人為了一己私慾就對自己的堂弟下毒,還是那種能夠取人性命的劇毒!這種人品行如何?」秦月目光掃過人群,大聲說道。

秦陽臉色大變,雙腿都開始發抖起來。

「這……這還要看那人天賦如何了,若是天賦驚人的話,還可以接受。」張懸遲疑片刻,說道。

「那張老看看我這位哥哥天賦如何?」秦月指向秦陽,說道。

這舉動已經是很明顯了!

秦月要告訴眾人,前幾天秦陽對他下了毒!想要置他於死地!

張懸微微一望,道:「天賦一般,勉強達到進入學院的門檻。若是他真的向你下毒的話,我可以永遠剝奪他進入學院的資格!」

秦宏和秦陽兩人如遭雷擊!

「秦月,你血口噴人!沒有證據休要冤枉別人!」秦宏大吼着,做着最後的掙扎。

「二叔,看來你不聽勸啊,那就別怪我無情了。」秦月搖了搖頭,一臉惋惜。

秦宏頓時不知所措,愣在原地。

眾人皆驚,他們都下意識的認為秦月說的是真的,秦宏要完了,他們也不知道哪裡來的感覺。

秦月心中冷笑,若是沒有秦宏幫助的話,他不相信秦陽能夠找來五轉毒丹這種珍貴毒藥。

不管是需要的財力還是渠道,他都不相信是秦陽能夠找來的,很明顯是有人給秦陽找來的,那這人極有可能是秦宏!

秦宏給秦陽找來丹藥,而原來的自己又與秦陽比較親近,一直把他當哥哥看待。這才讓得秦陽有機可趁,在自己的飯菜中下毒。

畢竟自己的飯菜一直是雨嘉做的,若不是親密之人,是沒有人能夠在自己沒有注意的時候下毒的。

秦月從不認為自己是那種心狠手辣之人,他的原則就是:既然你要殺我,那就要做好被我殺的準備!

眾人看着秦月緩緩走向秦陽,都是瞪大眼睛,耳朵豎起,想知道秦月到底要幹什麼。

「你別過來,你要幹什麼?我沒有下毒,不是我乾的……」秦陽神色驚恐,渾身哆嗦着。

「我什麼時候說過是你乾的了?你這句話的意思是你知道是誰幹的?」秦月微微一笑,緊緊盯着秦陽。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秦陽拚命搖着頭。

看着秦陽這幅神情,眾人心裏也有着一些定論,估計八九不離十了。

「呵呵,沒事,我相信你。」秦月嗤笑一聲,道:「看着我!」

秦陽一愣,下意識的朝着秦月的眼睛看去,頓時看見無數屍山血海,衝擊着他的腦海。

秦月面色冰冷,口中輕吐道:「血瞳,震魂!」

「啊!~」

秦陽只感覺腦海中瞬間失守,整個人一懵,雙手自然下垂,目光獃滯。

「好,現在我問你,是誰下的毒?」秦月微微一笑,說道。

「是我。」秦陽目光獃滯,機械般說道。

秦月神色輕鬆,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這血瞳是他前世在聖魔一族禁地中獲得的,千萬年來只有他一人獲得!竟然隨着他的轉世一起來到了這世!

血瞳可謂是魔族最強的靈目神通!甚至可以與三目族的三目可比!

秦陽瞬間便被他掌控,類似於催眠一般。

「不錯,現在我問你為什麼下毒。」秦月繼續說道。

秦陽臉色突然變得陰狠,獰笑道:「因為我要秦月死!秦月一死我和弟弟就可以一起進入天武學院,這樣我們家一族就有兩人進入天武學院!而秦月作為族長獨子,卻沒有人進入天武學院,將來秦家必定是我們的!」

此言一出,人群中頓時炸開!議論紛紛。

秦宏渾身顫抖起來,一屁股坐下,臉色蒼白,嘀咕道:「完了,完了……」

而剛才那些與秦宏示好的一些人也是急忙走開,避而遠之。

「不錯,志向很遠大。我問你那丹藥叫什麼名字,是誰給你的?」秦月繼續開口。

「那丹藥叫五轉毒丹,無色無味,入水即化。是父親給我的的。」秦陽說道。

「好了,很不錯。現在你可以睡了。」秦月微微點頭,溫和的說道。

秦陽眼睛一閉,竟然真的倒在了地上睡起來。

「哼!現在我宣布,天武學院永遠剝奪秦陽的資格!」想到秦月差點就被毒死,他差點就失去了如此一個好苗子,張懸頓時氣憤地說道。

「現在大家還對我剔除秦陽和秦澤兩人有意見嗎?」秦月緩緩掃過人群,大神說道。

「沒意見,沒意見。」

「沒想到秦宏一家竟然如此歹毒!」

「還好秦月少爺明察秋毫,當場揭穿秦宏一家的勾當。否則這樣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之人進入天武學院,真是侮辱了天武學院的威嚴!」

人群中傳來一陣附和的聲音。

秦風滿臉怒氣,他本以為秦陽下的毒是為了讓秦月簡單昏迷幾天,讓秦月境界下低,失去去天武學院的資格,後來看到秦月醒來後什麼事都沒有,他也就沒在意。

卻沒想到是秦陽下的毒是五轉毒丹!

還好秦月似乎有着什麼秘密,並沒有死去,否則這次他就只能白髮人送黑髮人了!

而且這件事還是自己二弟秦宏指使的!

秦風心中怒火燃燒。

「秦宏!你還有什麼話說嗎?」秦風對着秦家坐台上的秦宏暴喝道。

「我無話可說。」秦宏有氣無力地說道。

「妄我一直對你照顧有加,卻沒想到你卻是如此狼心狗肺之人!現在我就將你逐出秦家!你有意見嗎?」秦風怒道。

「沒意見。」秦宏眼神失去光彩,說道。

秦月搖了搖頭,自己父親還是太仁慈了啊,還顧及着那一絲血脈關係,若是自己的話,肯定直接處死秦宏三人了。

其實秦月不知道的是,當他恢復前世記憶後,他對秦家的歸屬感並沒有原來那麼強烈,他並沒有將秦宏三人當成自己的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