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絕世魔帝香餑餑小說 第六章:逐出秦家!_安微小說
◈ 第五章:當場揭穿!

第六章:逐出秦家!

靜!滿場靜謐!

竟然真的爆炸了,難怪秦月一開始要問白袍老者測力碑的承受程度!

人群中剛才那些嘲諷秦月的人瞬間臉色羞紅,感覺自己被**打臉。

坐台上的那些家族的高層也是一個個張大了嘴巴,一臉驚駭!

這是陵陽城從沒有出現過的事情!

秦宏渾身顫抖起來,嘴裏喃喃道:「不可能,這不可能!」

秦澤眼中露出驚駭,一臉的難以置信。

秦陽表情從一開始的驚訝變成了失落,因為秦月此時的表現證明了自己沒有希望進入天武學院了!

自己排名第四,而且沒有達到淬體境九重!

本來自己在秦家是排名第二的,卻因為秦澤服用了爆體丹,秦月突然崛起,自己竟然失去了資格,這是他自己從沒有想過的。

表情一直沒有變化過的秦家第一天才秦宇也首次展現異色,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而葉芮涵更是欣喜的跳了起來,看向秦月的眼光更是異彩連連,愛慕之情表露無遺。

「咳……咳咳!」因為測力碑的突然爆炸,周圍灰塵四起,秦月不慎吸入了一些塵埃,正劇烈咳嗽着。

「早就問你測力碑能夠承受的力度是多少,你不說,害的我沒有控制住力度,現在好了吧。」秦月臉上露出不滿,抱怨道。

「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是我有眼無珠。」白袍老者雙眼放光,直直盯着秦月,慌忙道歉道。

滿場皆驚!

天武學院在帝國的地位幾乎可以與一方諸侯比肩了,此刻在他們心中宛如神聖的天武學院代表竟然低聲下氣的向著秦月道歉!他們怎能不驚!

「小子,你進入學院後打算去哪個老師手下。我張懸在天武學院可是赫赫有名的頂級教師,到時候你來到學院後一定要進入我門下,我一定會大力培養你!」白袍老者突然自我介紹,滿臉期待的看向秦月。

秦月微微皺眉,說道:「剛才你還對我視而不見呢,我問你話你還不說!」

「那是我有眼無珠!我現在鄭重向你道歉!」張懸急忙說道,然後竟然向著秦月彎下腰來鞠躬。

這一舉動直把眾人驚的啞口無言。

秦月急忙將張懸扶起來,說道:「不接受!」

眾人皆暈,有的捂着胸口大力喘着氣。

「那你到底要怎樣才肯原諒我嗎!?」張懸突然低聲下氣,

語氣中竟然還有着一絲撒嬌的情緒。

秦月露出一副厭惡的表情。

見秦月沒有說話,張懸突然雙眼一亮,似乎想到了什麼辦法。

只見張懸緩緩走到秦風面前,說道:「秦族長,我願意將你秦家五個弟子全部帶到天武學院!」

秦風臉上露出巨大欣喜,卻又想到自己不能表現的這麼明顯,頓時不好意思道:「這……這樣不好吧,你讓其他家族怎麼看?」

「裝什麼呢!真是個趨炎附勢的小人!妄為一家族長!」其他幾位家族的族長內心咒罵道。

其實他們內心是羨慕嫉妒仇恨皆有。

「沒什麼不好意思的,秦家天才輩出,實在讓我刮目相看!」張懸正色道,緊接又突然笑眯眯的看着秦風。

秦風被盯得心裏發毛,問道:「張老師,你這眼神是什麼意思?」

「還請秦族長能夠讓秦月加入到我門下。」張懸低聲說道。

秦風一愣,既然對方都拉低面子提出了如此要求,自己怎能不同意。

秦風對着秦月招了招手,喝道:「月兒,還不過來拜見張老師。」

秦月依舊站在原地不動,秦風皺緊眉頭,一直眼神示意。

張懸滿臉期待,看着秦月。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秦月突然說道。

其實拜入哪個老師門下他並不在意,以他的武道理解,即便是整個天武帝國都沒有人有資格當他的老師!

「什麼條件!只要你加入我門下,什麼條件我都答應!」張懸神色驚喜,急忙說道。

秦月眼神突然變得陰冷,冷冷說道:「其實也不算什麼過於為難的條件,我只是想剔除我秦家兩個名額!」

秦宏瞬間臉色大變!

秦澤和秦陽也是臉色極為難看,很明顯,秦月說的這兩個名額就是他們兩兄弟!

其餘各大家族高層臉色也逐漸好轉,看來秦家內戰比較嚴重啊,這對他們來說無疑是個好消息。

張懸一愣,不明白秦月是什麼意思,他理應覺得秦月會多讓幾個秦家弟子加入天武學院,卻沒想到秦月要剔除兩個名額。

「秦月,這樣不好吧?」秦風低聲道。

作為族長,他當然是希望越多人進入到學院比較好。

「你們不用驚訝,我剔除兩個人是有原因的。」秦月淡淡開口。

「隨便你,只要你答應進入我門下,你要剔除幾個都可以,但是還是要給我留幾個學生啊。」張懸急忙說道,深怕秦月暴怒之下把所有人都踢了。

秦月目光緩緩掃視過人群,大聲說道:「我要剔除的這兩個人就是秦澤與秦陽!」

聲音如天雷般重重擊在秦宏與秦澤秦陽兩兄弟的心中,三人臉色瞬間變得煞白!

「秦月,你公報私仇!」秦宏急忙大喝道。

人群中頓時熱議起來。

「秦月真的過分了。」

「我也覺得,作為族長之子竟然不為家族利益考慮。」

「即便平時有些小矛盾,在家族利益面前我也覺得秦月做的有些過分了。」

聽着人群中的熱議聲,秦風臉色很是難看。

張懸也微微動容,雖然秦月天賦讓他驚異,他十分想將其收入門下,但是現在他發現秦月似乎有點品行不端,在家族利益面前竟然做出如此之舉,讓他有點失望。

「呵呵,我過分?我想問一下張老,若是有人在測試之前服用爆體丹強行提高實力,天武學院會收這種弟子嗎?」秦月冷冷說道。

「爆體丹是什麼?」有人疑問道。

「能夠短時間內增加實力,但是後遺症極大的一種丹藥,若是在淬體境時期服用了爆體丹的話,這個人這輩子的武道造詣不大了。」有些有點見識的人回道。

「秦月的意思是秦澤和秦陽兩人有人服用了爆體丹!」

「那這種人進到天武學院之中估計也是廢物一個!」

聽着周圍的議論,秦澤秦陽和秦宏三人早已臉色煞白,額頭不斷冒出冷汗。

「服用爆體丹的人永遠不得踏入天武學院!」張懸大喝。

「那就好。秦澤,你過來。」秦月眼中帶笑,對着秦澤說道。

秦澤眼神慌亂,雙腿不斷發抖,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去把白老叫來看看。」站在高台上的陵陽城城主凌辰突然說道。他內心巴不得秦家大亂。

白老正是陵陽城最有名的醫師,也一直呆在城主府。

幾個奴僕很快退下,不一會便帶來了一個白髮鬚鬚的老人,一看便是德高望重之人。

而秦澤早已被秦風壓在原地,想走也走不了。

白老很快來到秦澤身邊,秦風將秦澤右手架住,白老便將手伸了過去開始把脈,緊接着閉上雙眼。

人群中靜謐無比,慢慢等待着。

許久,白老睜開雙眼,嘆了一口氣。

「怎麼樣?」秦風問道。

「的確服用了爆體丹,應該是昨天服下的,現在體內氣息還很是絮亂,極其不穩。」白老緩緩說道。

秦澤臉色煞白,神情驚恐無比,直接就癱坐在地上,還沒回過神來。

他終於後悔了,後悔招惹秦月。

因為秦月,他下面被廢,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

因為秦月,他服用了爆體丹,卻被當場爆出,自己被永久剝奪了去天武學院的資格,還會永遠被人嘲笑!

「呼!」

眾人緩緩吐了一口氣,似乎是將體內的震驚隨着一起吐出了。

「怎麼樣?大家還覺得我剔除秦澤有問題嗎?」秦月微微一笑,大聲說道。

滿場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