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絕世魔帝香餑餑小說 第五章:當場揭穿!_安微小說
◈ 第四章:震懾全場!

第五章:當場揭穿!

白袍老者緩緩掃過秦家五名弟子,臉上露出一絲異色。

五名弟子分別是秦月,秦宏家的秦陽,秦澤兩兄弟,秦韋(秦月的三叔)家的秦宇與一名秦家外族弟子秦寒。

「秦寒,你先去吧。」秦風輕聲道,對於這個弟子他還是抱有一絲欣賞之色的,能從外族修鍊到秦家第五名也是不容易。

「是!」秦寒拱了拱手,徑直朝着測力碑而去。

很快,秦寒一拳轟向測力碑,取得了八個格子的成績,也就是淬體境八重!

「不錯!」秦風點了點頭,目光投去一股欣賞之色,看來以後要重用這個弟子,讓他搬到秦家嫡系中來。

「第一個就淬體境八重,看來今年秦家不容小視啊。」高台上的陵陽城城主凌辰眉頭微微皺起。

他們城主府一直與秦葉兩家不和,時有紛爭,顯然不希望看到秦家崛起。

葉家家主葉坤卻是眉開眼笑。

「秦澤,該你了。」秦風吩咐道。

秦澤緩緩走出,當經過秦月時,眼中露出一絲嘲諷。

秦月並未在意,而是緊緊盯着秦澤的背影,瞳孔微縮。

「爆體丹!看來秦宏為了打壓父親一族真是用盡手段啊。」秦月心中冷笑。

秦月一眼就看出了秦澤氣息不穩,分明就是服用了爆體丹的後果!

爆體丹能讓一人實力能夠在三天內瞬間暴漲,但是也有着巨大的後遺症,三天過後,服用爆體丹的人便會身子虛弱無比,幾乎一個月下不了床,而且對自己的武道根基有所損壞!

秦澤臉上有着巨大的自信,慢步走到測力碑面前。

「喝!」

秦澤大喝一聲,臉色漲的通紅,旋即一拳擊向測力碑。

光束急沖而上,很快便達到了八格!

光束依舊沒有停止,再次向上衝去,很快就達到了九格!

秦風臉色一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淬體境九重!秦家派出的第二個人就達到了淬體境九重!」有人驚呼道。

人群中再次炸開,都是震驚於秦家這一屆的實力。

秦澤轉過頭來,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欣喜之意露於言表。

秦家看台上的秦宏也是一臉笑容。

秦澤回到秦風后面,看着秦月神情依舊淡然,冷言嘲諷道:「廢物就是廢物,一輩子待在秦家吧,從此之後我們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了。」

聽得此話,秦月微微一笑,壓低聲音,湊到秦澤耳邊,說道:「爆體丹好吃么?甜的還是苦的?」

秦澤瞬間臉色大變,一臉駭然。

但是秦月並沒有再說下去,而是回到自己位置上,再也沒有看過秦澤一眼。

「下一個,秦陽!」秦風臉色恢復正常,喝道。

秦陽也從五人中走出,來到測力碑面前,一拳轟了出去。

光束一路直飛,最終停留在九格下面,已經無限接近於九格了。

秦陽微微一笑,便回到五人中。

此時,只剩下秦陽與秦宇兩人,而秦宇達到淬體境九重是秦家人人皆知的事情。

也就是說,這次秦家三個名額基本已經確定了,沒有什麼懸念了,就是秦宇,秦澤與秦陽三人,即便秦月突破到淬體八重也不可能,因為秦陽已經無限接近於淬體境九重了。

秦風轉頭望向秦月,臉上露出一絲擔憂,但是秦月依舊臉色淡然,秦風心裏不由得生出了一絲信心,他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人群中,葉芮涵表情失落,就在開始他問秦月是否突破的時候,秦月故作神秘,但是她也猜到了,秦月已經突破了。

本來她以為秦月能夠與她一起能夠進入天武學院,但是當看到秦澤到了淬體境九階的時候,她心情就變得無比沉重,但是心中還有着一絲希望。

後來秦陽的表現已經讓她徹底絕望了,她心情瞬間變得失落。

其實從很小的時候,她就喜歡上秦月了。

「秦宇,該你了。」秦風低聲說道。

秦宇慢步走出,看似很是輕鬆的一拳擊向測力碑,卻讓光束衝到了九個半格,和葉芮涵一模一樣。

「不錯,看來還沒有使用全力,也算是天才。」白袍老者點了點頭,滿意地說道。

秦宇表情淡然,但是又能從他表情中看出一絲不屑和狂妄。這是他預料之中的事,他一直都是秦家第一天才。

即便是秦澤達到了淬體境九重的時候,他神情也只是微微動容而已。

沒有一絲停留,秦宇回到了秦風身後。

此時,就只剩下秦月一個人沒有測試了。

「不用測了吧,這已經很明顯了吧。」秦家坐台上,秦宏大聲喝道,臉上得意洋洋。

「秦宏長老兩個兒子都是人中龍鳳,實在令我們羨慕啊。」其他幾個家族中,一些人頓時抱拳說道。

「就是,看來秦宏長老一族就要崛起了啊。」

「秦月前幾天還聽說是淬體境七重,即便在這三天內突破了也只是剛到淬體境八重而已,分明比不上秦陽,秦陽已經無限接近九階了。」

「看來秦家這次三個名額就是秦宇,秦澤與秦陽了。」

「沒想到作為族長的秦風唯一一個獨子卻不能進入學院,看來秦家下一代勢必會被秦宏一族取代了啊」

人群中議論紛紛。

「還要測試嗎?」秦風轉頭看向秦月,說道。

顯然,他也有些動搖了。

「怎麼不用測?該測還是要測的。」秦月咧嘴笑道。

看着秦月那淡然不變的神情以及笑容,秦風重重說道:「下一個,秦月!」

「還測個屁啊!」

「這秦族長將秦月放出來丟人的嗎,就不怕待會臉上無光?」

「我也想不通。」

秦家坐台上,秦宏聽得眾人的議論,滿臉春光,好不得意。

這麼多年了,被自己大哥壓着這麼多年了,今天終於長面子了啊。秦宏心中舒爽無比。

對眾人的話語視而不見,秦月緩緩走到測力碑面前。

白袍老者也聽到了人群中的聲音,知道了秦月前幾天還是淬體境七重,所以他也沒怎麼在意,認為沒有測試的必要了。白袍老者閉上雙目,都沒看秦月一眼,但是秦月的一句話卻讓他睜開了雙眼。

「我問一下,這測力碑最高能測試多少斤的力量?」秦月淡淡開口。

白袍老者抬起眼眸,不耐道:「小子,別啰嗦了,快點測吧。」

「不問一下,待會承受不住怎麼辦?」秦月說道。

白袍老者瞬間大怒,道:「小子,你是來搗亂的嗎?再問一句我就直接剝奪你的資格!」

秦月微微皺眉,無奈的攤了攤手。

「這小子在裝什麼?」

「不會是腦子壞了吧,我聽說前幾天他莫名昏迷了幾天。」

「可能是知道自己沒希望了,在這裡嘩眾取寵吧。」

看着秦月在那裡啰里啰嗦,人群中頓時傳來一陣不滿的聲音。

秦月微微一笑,並未在意。

只見他突然彎曲着腿,上身彎曲成弓形,渾身骨骼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

白袍老者首次露出震驚之色。

「喝!」

秦月暴喝一聲,一拳擊出。

拳破千斤!

光束瞬間直衝而上!

八格!

九格!

嘈雜的人群瞬間安靜下來,一個個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秦家坐台上,秦宏的神情瞬間獃滯住!

葉芮涵失落的表情也是瞬間消失,轉而被欣喜取代。

秦風眼中射出異彩,微微一笑,嘀咕道:「看來這小子隱藏的很深啊。」

「還沒有停止!」有人大喝道。

只見光束再次沖了上去!

九格半!

十格!

「到達頂峰了!」有人驚呼道。

白袍老者被震驚的一臉駭然,張大了嘴巴,一臉地難以置信。

廣場**高處,那些坐着的各大家族高層也全部站了起來,一臉驚駭!

然而,光束到達頂峰後,測力碑的變化並沒有停止。

只見測力碑開始劇烈顫抖起來。

「轟!」

一聲巨大的聲音響起,測力碑瞬間爆炸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