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絕世魔帝香餑餑小說 第三章:學院測試_安微小說
◈ 第二章:針鋒相對!

第三章:學院測試

「尊敬長輩?我什麼時候沒有尊敬二叔你了?反而是二叔一來就對我言語相逼吧。」秦月臉色不變,淡然說道。

「小子,你找死!」秦宏怒吼道。

他實在想不明白秦月為什麼還敢還嘴,以前的秦月見到他都是畢恭畢敬。

但是他又怎麼知道現在的秦月早已不是以前的秦月,莫說他秦宏,就連整個秦家秦月都沒放在心上,前世他可是威震大陸的魔族第一天才!

秦宏緩緩起身,看着秦月依舊神色淡然,心中怒火燃燒。他本以為秦月會被嚇得臉色煞白,卻沒想到秦月神情不變,而且他還從秦月的眼中隱隱看出了一絲不屑,這讓他簡直不敢相信!

秦宏氣勢突然變得極為明顯,一股威壓就向著秦月激射而去。

秦月頓時感覺身上壓力瞬間暴增,雙腿竟然開始發抖起來,秦宏竟然要他直接跪下!

「想讓我向你跪下?哼,即便是上一世能讓我跪下的人都寥寥無幾!」秦月心中冷笑。

看着秦月依舊穩穩站立不動,身軀挺得筆直,秦宏眼中露出一絲震驚,再次加大威勢。

終於,秦月動了,只見秦月腳步一移,往後狠狠退了一步。

「呵呵,我看你還能退幾步!」秦宏內心冷笑。

終於,秦月再次動了,這一次他動的那一步,似乎是極為平常的一步,卻又讓人覺得很是恰到好處。似乎秦月早一秒邁出這步,或者換個方向,或者多移一點距離都會讓人感覺很不舒適。

緊接着秦月雙手突然舉起,大大張開,眾人都在這一刻覺得秦月似乎和周圍壞境完全融合在了一起,又感覺到秦月上方似乎有着一股股威勢聚集而來。

秦宏駭然失色,兩眼發直!似乎發現了什麼難以置信的事情一般。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天人合一,他怎麼可能在這麼小的年齡做到天人合一,這一定是幻覺!」秦宏內心驚呼,緊接着再次加大威勢,此時已經到了他的極限了!

秦月神色肅穆,右手突然豎出一指,一點微小的黑芒在其指尖凝聚,這是他體內僅存的一小股魔氣!這股魔氣隨着他的重生一起來到了這一世!

他正在用魔氣匯聚天地之勢!

魔氣也屬於天地靈氣的一種,此時他這具身體的境界還是淬體境,體內並沒有靈氣產生,只有突破到武士才能產生靈氣,所以他只能用魔氣匯聚天地之勢!

秦月雙眼緊緊盯着秦宏,然後一指緩緩點出。

「轟!」聲音中傳來一道低沉的破響聲,旋即秦宏便感覺自己的所有氣勢瞬間破滅,不由得後退了幾步,一臉駭然!

一個武者的威勢怎麼可能比得過天地之勢?即便是小小的天地之勢!

秦月筆直的身軀也突然彎了下來,猶如充滿氣的氣球瞬間漏氣一般。

「看來還是境界太低了啊,以自己的武道理解做到天人合一到是容易,借用天地之勢還是託大了,這下終究還是被反噬了。」秦月內心嘆到。

想上一世自己何其威風,此刻竟然被一個武師逼成這樣。

寂靜!滿場寂靜!落針而聞!

人群中不少人都揉着眼睛,一臉駭然。

幾秒過後,寂靜的人群瞬間炸開。

「天哪,我看見了什麼!」

「怎麼可能!秦月竟然將秦二叔擊退了!」

此起彼伏的議論聲不斷響起,若是之前知道秦月將秦澤打傷的事他們內心還可以接受的話,但是眼前發生的這一切他們實在難以接受!

秦陽更是瞪大了雙眼,想要張口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來。

秦澤痛苦猙獰的神情也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臉驚恐,似乎忘記了**的疼痛。

所有的議論聲如針般狠狠**了秦宏的心間,使得秦宏臉上一陣羞紅。

「不行,此子今天必須廢掉!」秦宏內心突然堅定道。

「秦月,剛才我只是壓低修為想小小的教訓你一下,卻沒想到你死性不改,竟然還敢狠狠還擊!簡直是目無尊長!知錯不改,今天我必定饒不了你!」秦宏突然怒吼道,特別是壓低修為那四個字說的極為大聲,生怕別人聽不見似的。

「狂殺掌!」

秦宏大吼一聲,雙手靈氣不斷爆涌。

緊接着,一道掌印直接破空而來,直指秦月!

若是這掌擊下去,秦月不死即殘!

看着掌印即將到來,秦月神情依舊淡然,內心笑道:還不出來嗎?我這一世的父親。

恢復了前世的記憶後,秦月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也不得不承認,這一世,自己的確有着一個父親。

「二弟,你竟然如此不要臉,對小輩下如此重手!」一道大吼聲響起,旋即一道高大的身軀直直落在秦月身前,微微抬手,便接住了那掌。

其實秦風早在兩人第一次交鋒之時就到場了,不過當他準備出手了,也是發現了秦月天人合一的異象,被驚的不知所措!但是此時秦宏的再次出手也是徹底激怒了他!

秦風的出現讓得秦宏臉色大變,看着面前這個從小就壓着自己的大哥,秦宏知道今天這事情算是不了了之了。

在家主之位上,自己沒有任何一點希望能夠競爭的過秦風,後來終於在自己兒子身上看到了點希望,秦宏將所有努力都放在了自己的兒子身上。

「大哥,你可要明辨是非啊,是秦月他先將秦澤打成重傷的!後來秦月又一直不承認,目無尊長!我壓低修為只是為了讓他長點記性,並無惡意,反而是他居然還出手還擊於我!」秦宏臉色通紅,據理力爭。

「月兒,還不像你二叔道歉。」秦風喝道。

秦月站直身子,道:「我拒絕道歉!」

秦風微微皺眉,望向秦月,父子兩對視一眼,秦風只看見了秦月眼中的堅定之色。

他發現秦月今天似乎與以前有着巨大的變化,不僅是在氣勢上。

以前秦月對他可謂是言聽必從,自己說什麼,秦月就會照做,而且秦月看向他的眼神也從來都是畏懼與尊敬,而不是像今天這樣堅定。

秦風微微一愣,怔怔的望着秦月,古怪道:「你小子現在是不是翅膀長硬了,不把我放在眼裡了?不害怕我了?」

秦月咧嘴一笑,道:「你是我父親,我為什麼要怕你?」

眾人皆暈:這tm說的是什麼話!

然而,就在眾人以為秦風會發怒的時候,卻沒想到秦風突然揚聲大笑起來。

「看來月兒是真的長大了啊。」秦風摸着秦月的頭,笑道。

秦月感受着自己的頭被一隻溫暖的大手摸來摸去,卻是一臉不爽,卻又無可奈何,誰讓他真的是我父親呢。

「大哥,這小子如此猖狂,你還包庇他,這讓我們秦家其他弟子如何看待,我覺得應該重處秦月!」秦宏繼續喝道。

「好了好了,這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是要問問當事人,我們這些長輩還是盡量不要插手小輩之間的事情。」秦風揮了揮手,不耐道。

「秦月,我問你,你為什麼對秦澤出手?」秦風轉頭問道。對秦月的稱呼也從月兒變長了秦月,顯然是想證明自己的公正。

秦月神情不變,淡淡開口:「因為秦澤出言嘲諷我,說他會得到天武學院的第三個名額,還罵我是個廢物。然後我就反罵他是個廢物,說他打不過我,他不信,惱羞成怒地向我出手,我慌忙之中躲過之後,下意識的一腳踢出就把他打成這樣了。」

眾人皆暈。

雖然知道秦月說的話極有可能是事實,但是如此直白的說出來,還扯上天武學院,真的是太讓人無語了。

「秦澤,秦月說的話可是事實?」秦風又轉頭望向秦澤,目光之中隱隱有着一股力量射向秦澤。

「大哥,你這是什麼意思?」秦宏頓時暴喝道。

「為了防止他說謊。」秦風淡漠開口。

「那你為什麼不對秦月使用!」

「才想起來,剛才忘了。若是秦月說謊,那現在秦宏肯定不會說謊,便會揭穿秦月。」

「好好好!」秦宏氣得渾身顫抖不已。

秦澤與秦風對視一眼,神情突然變得獃滯,喃喃道:「他說的沒錯。」

人群中頓時響起了一片討論聲。

「原來是這樣,看來真的是秦澤先惹秦月的。」

「天武學院的第三個名額肯定會在秦澤和秦月之中產生,秦澤如此出言嘲諷,換做是我也忍不了!」

「的確,秦澤就是自討苦吃!」

「但是秦月下手也太重了吧。」

「好了好了,大家安靜!」秦風厲聲吼道。

待到人群安靜下來後,秦風又看向秦宏,說道:「現在真相大白了,二弟還有什麼說的嗎?」

秦宏臉色極為難看,也知道秦澤已經失去了人心,只得說道:「無話可說。」

秦風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道:「那就好,現在我會派人卻尋找陵陽城最好的大夫來為秦澤侄兒療傷,也算是給秦月的過失陪個不是,希望秦澤三天後不會影響到天武學院的測試。」

說完之後,秦風便帶着秦月離開,人群也漸漸散開。

院子中只剩下秦宏以及秦陽、秦澤兩兄弟。

「澤兒,放心,這個仇父親一定為你報!」秦宏低聲怒吼。

「秦月為什麼沒死,而且今天他變化好大!我感覺似乎我都不是他對手!」秦陽震驚說道。

秦宏臉色一變,內心想到:你怎麼可能是他對手,他都會天人合一了。

不過,為了不打擊秦陽,秦宏並未說出來,只是淡淡說道:「沒事,他還只是淬體境七重。天武學院招人只看境界的,此刻除了三弟家的秦宇是淬體境九重外,就只剩下你和你弟弟是淬體境八重了,你們三個一定會被學院招走。到時候我們家有兩個進入到學院,而秦風卻沒有一個子嗣被招,以後秦家就是我們的天下了,到時候一定要那秦風好看!」

「父親,你說秦月會不會在這兩天內突破,若是他突破的話,那……」秦陽欲言又止。

秦宏臉色一變,心中這種預感愈加深厚,漸漸不安起來。

「為了以防萬一,只有使用那種辦法了!」秦宏沉默片刻,突然低聲說道。

「什麼辦法?」秦陽急忙問道。

秦宏看向秦陽,又轉頭望着地上的秦澤,良久才終於嘆了一口氣。

「澤兒下面估計廢了,那就只有委屈他了。」秦宏內心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