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蘇醒

第一章:蘇醒(2)

月簡單吃過午飯,就朝着外面走去。

走在秦家庭院中,秦月內心思緒萬千,這一世他勢要再次殺回聖靈族,要親自找到月歆問清楚!

「你居然還沒死?」一道冰冷無比的聲音響起,頓時將秦月從思緒中拉回來。

秦月轉頭望去,正好看見秦澤站在其身後冷眼望着他。

「你都沒死,我為什麼要死?」秦月冷笑道。

秦澤譏諷道:「雖然不知道你怎麼沒死,但是這些都不重要了,因為我已經突破到了淬體境八重,天武學院弟子的名額我要定了。待我去到天武學院,從此之後你在我面前就是個廢物!」

「呵呵,即便突破了又如何。我從來沒正眼看過你一眼,以前就是,現在在我面前你依舊是個廢物。」秦月冷冷說道。

秦澤臉色一變,頓時心裏怒火沸騰。

「怎麼?想打架?算了吧,你根本不是我一招之敵。」秦月淡淡開口,嘴角噙着一絲笑容。

「秦月,你找死!」秦澤怒罵道。

本來以前兩人就是相差無幾,但是此刻自己突破了,秦月還說自己非他一招之敵,簡直就是對他狠狠的侮辱!他怎能不怒?

砰!

秦澤狠狠一瞪地,本就身材壯碩的他,此時就像一個戰車一般狠狠攆向秦月,舉起砂鍋大的拳頭直接擊向秦月腦門。

秦月神情淡然,表情依舊淡漠。

雖然他現在境界比秦澤低了一階,但是他上一世的戰鬥經驗以及對武道的理解還在。

此時他只是微微一撇就看出秦澤這拳中的數十處不足,他有着太多方法反擊,並且能一招要了秦澤的命。

但是他在考慮,考慮要不要殺了秦澤。

就在秦澤拳頭即將到達秦月時,秦月表情依舊淡然。

看着秦月的神情,秦澤心中冷笑:裝!我看你還能裝到什麼!

終於,秦月動了,他只是腳步橫移,身子一轉,就躲過了秦澤的攻擊。

在秦澤還沒反應過來時,秦月抬起右腳對着秦澤下面狠狠踢出。

「嘭!」

秦澤的身體直接飛出,重重砸在地上。

秦澤神情驚恐,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下意識的摸向下面,竟然感到一陣濕潤,秦澤低頭一看,手上有着斑斑血跡。

「啊!」

一道震破天際的聲音傳出,聲音久久回蕩,任誰聽到這聲音,就能想像到叫聲主人經歷着怎樣的痛苦。

聲音震驚了整個秦家,頓時引來一群人。

周圍漸漸泛起密集的腳步聲。

秦月臉色微變,旋即恢復正常,就靜靜矗立在原地等待着。

「秦澤!」一道大喝聲響起,一個中年男子突然就來到了院子中。中年男子長着一副標準的國字臉,正是秦月的二叔,秦澤的父親秦宏。

秦宏身後跟着一個俊逸青年,腰間別著一把長劍,青年正是秦澤的哥哥,也是這次對秦月下毒的秦陽!

秦陽看着躺在地上的秦月,微微皺眉。

「父親。」秦澤顫聲道,此時他臉色蒼白,下身的疼痛感一陣一陣地傳入他腦海,痛地他臉上冷汗直直冒出。

「是誰!快告訴爹是誰做的!」秦宏一臉怒氣,看着自己兒子下身被打成那樣,很有可能是廢了!這可是傳宗接代的寶貝啊。

「是秦月。」秦澤舉起右手,指着在前方穩穩站立的秦月。

秦宏和秦陽順着望去,目光凝視之處,頓秦月正靜靜站在那裡,雙手抱拳,一臉淡然,嘴角噙着絲絲笑容。

當兩人看見秦月時,臉色大變,目光中閃過一絲震驚。

他們實在想不通為什麼秦月為什麼還穩穩站在那裡,沒有一點異常!

秦月已經昏迷幾天了,他們都以為秦月已經被毒死了!

「秦月!」秦宏怒吼道:「你為什麼對你哥下手!」

「我哥?都想要殺我了,居然還厚顏無恥的稱作是我哥?」秦月心中冷笑。

「對不起,二叔,你可能搞錯了,是秦澤先對我出手的,我只是正當防衛。」秦月淡淡開口。

「正當防衛?正當防衛會把人打成這樣?看來你是越來越目中無人了,竟然敢對着你二叔撒謊!今天就讓我替我大哥好好教育你一下怎樣尊敬長輩!」秦宏低聲怒吼道。

這時候,周圍人越來越多,很多人剛來就看見了秦宏對着秦月怒目相視。

緊接着他們又看見秦澤**流出絲絲鮮血,頓時神情變得驚恐,有的還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下面。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秦宏叔要教訓秦月?」

「秦澤為什麼躺在地上!」

「難道是秦月將秦澤打傷了,所以秦宏叔才會對秦月如此憤怒!」

「怎麼可能!秦月怎麼可能會是秦澤的對手,秦澤前幾天已經突破了淬體境八重了啊。」

周圍傳來一陣陣討論聲,大家都是不明所以,一臉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