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惡毒女配早死之女,她惜命! 第3章 顏瑾謝雪清白眼狼_安微小說
◈ 第2章 顏瑾謝雪清娘親的小福星

第3章 顏瑾謝雪清白眼狼

如果說第一次聽到王嬤嬤要害女兒的心聲,謝雪清會覺得對方可能是不小心的。

那麼這第二次聽到,就不由得小心了。

謝雪清的手微微抖了一下,她看着碗里的魚湯,隨即看向站在一旁的王嬤嬤。「這魚湯我突然不想喝了,賞給你了!」

「是。」

王嬤嬤端着下了料的魚湯,心中惋惜,今天這夫人怎麼和往常變得不一樣了。

就在她準備端下去時,卻再次聽到了謝雪清的聲音。

「那魚湯涼了就不好喝了,嬤嬤你就在這喝吧。」

王嬤嬤端着魚湯的手微微頓了一下。

正準備再找借口,卻被謝雪清堵死了接下來的話。

「嬤嬤為何站着不動,是不敢喝?還是說,這魚湯里加了什麼東西?」

瞬間,王嬤嬤的臉變得慘白。

她不明白,自己明明做的天衣無縫,這一年來也取得了對方的信任,怎麼會暴露!

但對上謝雪清那凌厲的眸子,王嬤嬤最終還是選擇跪了下來。端着的魚湯也因為這突如其來的劇烈動作灑了大半,剩餘的半碗湯液也在王嬤嬤顫抖的手中不斷蕩漾。

見到對方是這副模樣,謝雪清的眼裡閃過一絲失望,她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呢!

操持這偌大的家業,各種妖魔鬼怪她見的多了,如今王嬤嬤這番舉動,更證明了剛剛女兒的心聲是真的。

對方不僅想害她的女兒,還想害她!

娘親要是能夠讓人搜下身就好了,這樣有了證據,趕緊弄得遠遠去。

這種二五仔可真壞啊!

謝雪清示意一旁伺候自己的春雨,「去,把她身上的東西都搜出來,然後挨個在她身上試一試。」

別看春雨看着是個小姑娘,這可是謝雪清母親專門給她訓練的丫鬟,力氣很大,武藝精通。

得了命令,沒過一會兒功夫,春雨就在王嬤嬤身上搜到了之前在顏瑾身上用的小瓷瓶。

她打開蓋子,下意識聞了聞,刺鼻的氣味直接讓她不禁皺眉,光憑藉著氣味就知道這不是什麼好東西。

春雨二話不說,直接將裏面的液體全部倒進了王嬤嬤的嘴裏。

期間,對方想要掙扎,哪裡是春雨的對手。

不到眨眼的功夫,王嬤嬤就捂着脖子,臉色漲的青紫,硬生生的憋死了。

「這……」

春雨嚇了一跳,她都不敢相信老實木訥的王嬤嬤,竟然會這麼壞。

謝雪清看着死在自己面前的王嬤嬤,心情也好不到哪去。

她那麼相信的心腹,沒想到竟然是來害她和女兒的。

要不是自己今天能夠聽到女兒的心聲,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至於這王嬤嬤背後的人,她並不着急,既然有人想要害她,那麼遲早會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

謝雪清將目光投向了自己懷中的女兒,聲音里不自覺的多了些溫柔。

「你可真是娘親的小福星!」

此刻,謝雪清之前對女兒的害怕和恐懼在這一刻通通消失。

就算女兒不正常又能怎樣,至少不會害她。

或許,這正是上天賜給她的禮物,能夠讓她聽到女兒的心聲,為的就是保護她,除掉身邊那些居心叵測的人。

顏瑾自然聽到了剛剛動靜,看着眼前一臉溫柔的母親,頓時心中感嘆。

果然不愧是能夠支撐一個侯府的女人,這手段,對於背叛自己的人絕不心慈手軟!

又強又美又狠,娘親貼貼!

聽着女兒的在心裏對自己的誇讚,謝雪清頓時露出了一個笑容。

隨着王嬤嬤的屍體被處理掉後,顏瑾已經累得睡了過去。

之前剛出生不久,求生的慾望迫使她強行打起精神支撐了那麼久,如今危機解除,自然是很快就睡著了。

再次醒來,顏瑾是在一陣彩虹屁中被吵醒的。

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了正滿眼溫柔看着自己的謝雪清。

一旁的春雨則是小聲的喋喋不休。

「夫人,您看小姐醒了,她好可愛啊……」

唉,我知道我可愛,但是誇的太直白也是會害羞的,

顏瑾小小的自戀了一把,隨即感受到身體傳來的抗議。

她餓了!

從出生到現在,就喝了娘親一口奶。

為了能夠活着,顏瑾毫不猶豫的大哭起來。

淚眼朦朧的目光看向了謝雪清,娘親,餓餓,飯飯!

娘,貼貼。

喋喋不休的春雨頓時嚇了一跳,還以為是在話多太煩了,才會吵醒小姐,連忙慌張的看向了夫人。

卻見謝雪清將顏瑾抱了過去,準備餵奶。

「夫人,您親自喂啊?」

春雨有些驚訝。

「嗯,有了王嬤嬤,將她放在別人身邊多少有些不放心,我親自看着才行。」

吃了兩口,顏瑾覺得自己已經吃飽了以後,頓時給娘親露出了一個甜甜的笑容。

有娘親的感覺就是好啊!

上輩子,她是一個孤兒,從來沒有感受到親情的滋味,如今也有人寵着,真好。

就在母女二人的氣氛無比溫馨時,門外進來了一位傳話的婢女。

「夫人,老夫人來看您了。」

「請進來吧。」

很快,兩個身影出現在門口,顏瑾努力朝着門口看去,想看看書中那面慈心黑的老夫人長什麼模樣。

隨着對方走近,她也徹底看清了對方的模樣。

這位侯府老夫人頭髮已經花白,身着墨綠色的綢緞,頭上的簪子也是上好的翡翠打造的,一看就值不少錢。那張老臉在珠光寶氣的襯托下,更顯慈祥了幾分。

老夫人一眼瞧見了被抱在謝雪清抱在懷裡的顏瑾,心中划過一絲失望。

這王嬤嬤怎麼辦事如此不利,竟然還讓這個小孽種活着。

若是待會兒計劃失敗,定要將對方扒了皮。

「娘,您的身體不好,怎麼還親自過來了。」

謝雪清聲音溫柔道,自從她嫁過來後,這個婆婆是事事向著她。

而她也不是那種沒良心的人,自然是將各種好東西都往婆婆的房裡送。

「生孩子這麼大的事情,怎能不過來看看!」

老夫人語氣溫和道,隨即示意身旁的婢女將準備好的東西送了上來。

閑聊了兩句後,老夫人面色帶上了些許的為難,在謝雪清的追問下,這才開口.

「雪清啊,我知你生產不易,可她終究是個女子,這諾大的侯府還是要男子來繼承家業的,不如,從偏房那邊領養一個如何?」